李贵平 中集车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EO兼总裁
2019/1/15 17:05:47 来源:深圳网

掌声有请中集车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EO兼总裁李贵平先生,他演讲的题目是“立足大湾区,重新构建以“智能互联”为核心的全球运营体系”。


【李贵平】:各位来宾、各位深商家人们,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在隆冬时节来到深圳这座改革开放的名城,感受这里的生机勃勃和春意盎然。

我1986年毕业,被分配到深圳,当初没有人跟我讲“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我也从来没有想到今天有机会站在保利剧院的讲台上跟大家分享在深圳的感受,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怎么样立足深圳走向全球,如何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情况下进行转型升级,2019年全球不确定性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刚刚周董事长给了我们一些正能量,我的演讲也会受到她的鼓舞。

2002年,中集车辆诞生于深圳蛇口一家维修车间,(PPT演示)左图中间穿白衣服的年轻人就是我,可以看到厂房是漏风的。

2017年,中集车辆已经建成横跨全球的半挂车运营体系,在全球运营31家制造工厂和装配工厂,雇用超过13000名员工,海外雇员超过3000名,2017年生产了超过120000台重型半挂车,产值达到195亿,2018年超过200亿。

前十年我们已经建造了全球营运体系,称之为“全球营运、地方智慧”,全球营运有三个抓手,包括跨界设计、跨洋制造和全球供应链,画面上这台液罐车是我们销往沙特阿拉伯的液罐车,沙特阿拉伯的阿美石油公司当时进行全球招标,要更替旗下5万台碳钢制造罐车,但提出来需要欧洲设计,大家都知道,中东很多土豪国家都比较喜欢欧洲的品味,但是期待着中国的价格。我们去应标了,组合了欧洲企业LAG以及我们在扬州的中集通华,实现了欧洲设计、中国制造,当时投标价格是66000美金,比美国的公司便宜1000美金,拿到了百分之五十几的份额。为什么中国制造产品便宜1000美金就可以拿到那么高订单呢?道理很简单,因为我们的腔调比他更加欧洲化,美国的车厂做不出欧洲的品位,就像凯迪拉克做不出奔驰的味道。

跨洋制造,图中这台黄颜色的车是德国DHL用的交换厢体,是德国邮政用于包裹运输的车辆,中国邮政也在逐渐采用这个方案,这个产品是我们在中国完成制造,分成六大片运到波兰装配,再从波兰交付到德国。

我们是2002年成立,2003年拿到马士基公司要求我们在北美供货的合同,13000台,供货期三年。大家都知道,我们做的是车辆,有合规性、有当地法规的制约,我们做出来的车辆要百分之百符合美国的要求。但是当初中国供应商的零部件并不能达到这么高的合规性,所以我们大量运用美国和全球的供应商,坦率讲,当时车上最基本的钢圈是美国的供应商从墨西哥工厂向我们发货,我们从墨西哥接收到钢圈,放上泰国制造的轮胎,拧上螺丝,装上之后再送到美国,这是什么感觉?全球供应链帮我们打造高品质车辆设计。

地方智慧,我们分散在全球的工厂基本上是利用当地管理团队进行管理,我们是中国的企业当中很少有外派的公司,三年前我在美国参加中美联合商贸会,碰到曹德旺先生,我说“曹先生,你在美国的三千员工当中,有多少是中国派去的?”他说“两百多”。我调侃他“曹总,有没有厨师?”他说“不多,两个”。我们在美国五家工厂,接近1000名员工,一个外派都没有,因为美国有足够好的管理团队、足够多的员工为我们的工厂服务,我们没有必要派出中国的管理人员,我们崇尚由植根于当地的管理团队进行管理。那么如何相信他们呢?他们又凭什么替我们的企业拼命呢?我们推行基于利润分享,让员工感受到他们是拿干股的股东,我们可以让他们分工,达到KPI,可以拿到10%分红,对于当地总经理和CEO进行充分授权,这使得我们可以在当地团队培养起足够强烈的主人翁精神。在这个基础上叠加足够完善的治理架构,包括在中国的企业,全部实施完整的董事会治理架构,运用股东法精神进行表决、投票。

2013年我们就拿到全球半挂车产销量世界第一,麦总说这是假的世界第一,只是量的世界第一,并没有真正的品质世界第一。但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建立起全球运营、地方智慧这套体系,可以利用中国的市场走产量、走营业额,利用海外市场赚利润。但是好景不长,我们还没坐下来喘口气,分享一下我们的红利,2012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我们在国内的订单需求大幅下降,这时我们要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不仅是经济新常态给我们带来挑战,从2012年开始,中国的大环境也发生变化,比如排放的限制、人工短缺,中国很多传统制造产品的设计过时以及产品产线落后,刚刚周董事长说她们的产线让德国人都惊艳,这是少数现象。这几个问题加起来我称之为“四座大山”,传统制造企业如何在新常态大环境下解决这“四座大山”带来的压力,给了我们很大的挑战。

接下来我们想在全球市场上大展拳脚,我们怎么办?我们选择转型升级,我们的对策是基于行业的特点,转型升级的方向选择用批量生产做轿车、做商用车的方法来生产小批量定制化产品半挂车,有人说是用小车的方法做大车,我觉得不是,我们的核心措施就是投资灯塔工厂,左图是传统制造工厂的冲压、焊接、油漆,右图是我们在东莞的灯塔工厂,请大家观看灯塔工厂的一分钟小视频。(播放VCR)

2018年我们建成了这样的工厂,转型升级了四个,觉得可以喘口气了吧,这样的工厂可以穿着西装进去,涂装线排放出来的水可以养金鱼,可以直接排放,觉得转型升级算是有点成效。我跟很多同行对2019年怎么看,盈利会不会比2018年做得更好?到现在没有人说2019年会比2018年做得更好,我们非常忐忑,2019年我们要在香港H股分拆上市挂牌,股东也会考我的业绩,我都不知道业绩从何而来。

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应对?中国是庞大的超级经济体,粤港澳大湾区充满全球视野,刚刚周董讲到她从湖南来,从基层做起,但她的客户全部都是全球很领先的企业。其次,粤港澳大湾区有发达的交通物流,蓬勃的创新高地,强大的产业集群。昨天深商总会的片子中马化腾提到我们有契约精神,契约精神背后就是对于普通法系的认同,粤港澳大湾区里面的香港就是用的普通法。我们站在这个独特的位置,具有这么多优势,应该成为中国的门户,而中国可以成为世界的枢纽,借鉴这个地理优势,当下的不确定性就可以克服。

我们要围绕智能互联,重新构建全球运营体系,包括灯塔工厂数字化、组织重塑、追逐营收成长的颗粒化机会、搭建智能半挂车平台,这是来丰富“全球运营、地方智慧”的内涵,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告诉自动化的产品有刚性,对产品的切换是有缺陷的,所以用数字化来缓和自动化的刚性,当你的工厂往数字化工厂转移,一定要对组织进行重新塑造,因为传统功能化组织一定不再适合于未来的数字化工厂。

我们已经基本上放弃了过去追求在一个行业里所有细分市场全面增长,而转而捕捉颗粒化机会。我们已经从超限轿运车变成欧式中字头轿运车,中国去年拿出4万台订单,欧洲一年出产中字头轿运车是3000台,中国一年出4万台订单,试问谁能做得出来?我们提早两年就已经研判到趋势,所以在设计、产能配置方面做了充分准备,调动了三间灯塔工厂,拿下4万台订单中几乎一半的订单,我们一年做的车等于欧洲的八年,这就是颗粒化机会,它今年来了,明年可能就没了。

最后是大家比较关心的智能化,今天有物流公司跨越速运在,任何物流包裹或托盘,一旦从仓库到达车辆,就变成数据黑洞,只能通过车辆本身的定位,只要半挂车、运货平台本身具备智能化,把它分成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制造、设计数模化,生产过程数字化,这是我们自身的。第二部分是产品智能化,采用植入式传感器来监控载货空间和运行状态,用智能终端连接各种各样的传感器,及时发射数据,用太阳能或电磁来提供动能,刚刚周董对我对于无人驾驶有什么想法,说没有想法是假的,但还需要深度研究。

以上就是我们立足粤港澳大湾区重新构建全球运营体系的基本想法,今天拿出来不是向大家传教,是希望跟大家一起讨论,我们的愿景还是要围绕着智能互联,未来不管世界变成什么样,智能互联是绝对不会变的。在智能互联这个核心下,一是互联,二是繁荣,三是共享,互联最重要,跟上游联、下游联紧密联系,跟合作伙伴联系,只有互联互通,才能创造更多的繁荣,有了繁荣还要分享,把赚到的钱拿出来分享。刚刚周董提到有些企业家把价格压得很低,如果把价格压得很低,我们就没有钱可以分享,我不赞成这一点。

最后我想向两个我心目中比较有学问的人致敬,一位是中国外交学院的施展教授致敬,我刚才用的圆圈就是源自这本书,另外一位是美国帕拉格·康纳,他写了《超级版图》,标绘了全球任何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波动都不会阻挠互联互通的大趋势,我受到这本书的激励,借此机会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也以此跟各位深商家人和各位来宾分享。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小牛)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会员专区 - 客户服务 - 疑难解答 - 联系我们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海鹰大厦。中国·深圳 粤ICP备14023058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811841184 举报邮箱:nihao@foxmail.com
Copyright© 2007-2017 www.sz.gd.cn 深圳网 版权所有